<strike id="j5zx3"><meter id="j5zx3"><thead id="j5zx3"></thead></meter></strike>
      <p id="j5zx3"><meter id="j5zx3"><thead id="j5zx3"></thead></meter></p><mark id="j5zx3"><cite id="j5zx3"></cite></mark>
      <form id="j5zx3"></form>
        <strike id="j5zx3"><listing id="j5zx3"><meter id="j5zx3"></meter></listing></strike>
        <address id="j5zx3"></address>

            <noframes id="j5zx3">

            <address id="j5zx3"></address>
            <strike id="j5zx3"><meter id="j5zx3"><thead id="j5zx3"></thead></meter></strike><noframes id="j5zx3">

            <ins id="j5zx3"><b id="j5zx3"></b></ins>
              行業資訊
              《安徽省國土資源廳關于貫徹落實加快調結構轉方式促升級行動計劃的實施意見》解讀
              信息來源:管理員 發布日期:2016-04-15

               
                  為貫徹落實省委省政府調轉促行動計劃,安徽省國土資源廳黨組高度重視,會同中國國土資源經濟研究院在全省部署開展了優化土地利用結構與促進經濟轉型發展調研活動,對2000年以來全省的土地供應、利用結構和供應政策進行了梳理分析。由于我省土地利用結構現狀與全省產業結構及區域發展高度契合,要實現全面優化產業結構及其內部結構,提升第三產業比重、推進區域協調發展和質量效益提升目標,就必須調整用地布局,完善土地供應政策,優化土地利用結構。為此,省國土資源廳出臺了《關于貫徹落實加快調結構轉方式促升級行動計劃的實施意見》(皖國土資〔2016〕40號,以下簡稱《意見》),提出了調整土地利用結構、完善土地利用政策的21條政策措施,著力推進土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全面打好轉型升級攻堅戰,加快建設創新型“三個強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重要的政策支撐和資源保障。 
                  一、出臺背景 
                  《意見》出臺主要有三個方面考慮: 
                  一是貫徹省委省政府文件加快調轉促行動計劃的需要。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調結構轉方式,推動產業升級,是新常態下實現新發展的關鍵舉措。2015年9月,省委省政府作出加快調結構轉方式促升級的重大決策,決定通過10大工程的實施,到2020年實現全面優化三次產業結構及其內部結構,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等四大目標。而土地作為重要的要素資源,其科學合理高效配置對于助推調轉促目標實現至關重要,因此,必須調整完善土地供應政策,推進土地供給結構性改革,切實發揮政策效應,確保調轉促行動計劃落地生根。 
                  二是調整土地利用結構促進調轉促發展的需要。當前,我省在土地利用結構上存在著工礦倉儲用地比例較大、三產用地比重偏低,供地結構和布局分化明顯,開發區土地利用結構不合理、區域發展功能單一,土地粗放利用問題突出、質量效益不高等問題。在產業結構上,三次產業結構及其內部結構不盡合理,一產偏重、二產欠優、三產較弱,產業層次總體不高,多數產業處于產業鏈、價值鏈中低端。土地利用結構與產業結構及區域發展現狀高度契合,要實現全面優化三次產業結構及其內部結構、提升第三產業比重、推進區域協調發展的目標,就必須調整用地布局、優化土地利用結構,從土地要素供給的時間、空間和布局上不斷優化三次產業結構及其內部結構,推動經濟結構調整、發展方式轉變和產業層次提升。 
                  三是調整完善土地供應政策的需要。全省各地尤其是工業化進程快、工業化率較高的地區,對優化土地利用結構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已逐漸取得共識,在實踐中不斷就如何優化土地利用結構進行了積極探求和有益嘗試,通過“騰籠換鳥”、“退二進三”,在土地的二次開發利用中,推進產業升級和結構優化,取得了成功的經驗。但是由于沒有很好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土地增值利益分配、土地要素配置、配套服務用地以及新業態項目落地等相關政策還不盡完善,削弱了市場的動力和活力,影響了結構優化進程。主要表現在:一是傳統的收回再出讓模式,忽視保障原土地權利人利益,企業退二意愿不強,缺乏內生動力,導致回收難度大,成為產業轉型升級的阻力。二是以政府為主導的“騰籠換鳥”,甚至禁止企業自主實現兼并重組,影響轉型升級步伐。三是原有土地用途分類不能與時俱進,影響新產業新業態項目落地。四是工業園區配套服務設施用地比例過低,影響制造業邁向中高端和“產城融合”發展。因此,需要進一步完善土地供應政策,激發企業內生動力,促進企業改造升級和轉型發展。 
                  二、指導思想 
                  一是緊扣省委省政府文件促進調轉促目標的實現。緊緊圍繞《加快調結構轉方式促升級行動計劃》確定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集聚發展等10大工程和省政府《關于促進經濟持續健康較快發展的意見》確定的重點任務,創新機制,提出相應落實措施,精準發力。 
                  二是突出問題導向,通過調整土地利用結構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發展。對于土地利用結構不合理、二三產業用地配置失衡、城鄉之間建設用地比重與人口城鎮化不協調、建設用地利用粗放等較為突出問題,有針對性地提出了解決措施或者政策導向,為逐步化解突出問題奠定了基礎。 
                  三是總結地方好的經驗和做法,完善用地政策。《意見》對合肥、蕪湖等地為增強土地使用者盤活閑置低效土地內生動力而進行的有效探索進行了歸納總結,進一步上升為政策。 
                  四是歸納細化國家相關政策措施。《意見》綜合歸納了國土資源部及有關部門關于支持新產業新業態促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發展以及支持旅游、養老、設施農業、貧困地區發展用地等相關政策,并結合我省實際,進行了進一步細化。 
                  三、主要內容 
                  《意見》共8個部分21條。 
                  (一)優化土地利用結構,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和區域協調發展。從充分發揮規劃引領作用、優化土地利用結構與布局、優化產業用地結構比例、推進開發園區土地利用結構調整四個方面提出了具體意見。在優化土地利用結構與布局上,按照主體功能區規劃、節約集約用地目標要求,分別對淮北和沿淮地區、江淮和沿江地區、皖南和大別山區土地土地利用結構與布局作了原則規定。在優化產業用地結構比例上,提出對于二次產業,總量上持續降低工礦倉儲用地供應比例,結構上不斷壓縮傳統、低端、產業鏈短、科技含量低的項目用地供應;大力保障戰略性新興產業用地,保障科技含量高、有帶動示范性、產業鏈長、附加值高的項目用地;對于三次產業,增加住宿餐飲業、信息服務業、商貿流通業、快遞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等用地供應。在推進開發園區土地利用結構調整上,支持市、縣按照“產城融合”發展的要求,做好開發園區規劃工作,推動向城市綜合功能轉型。編制存量工業用地結構轉型專項規劃,明確存量工業用地轉型的區域、規模、結構和功能布局。 
                  (二)堅守耕地紅線,加強耕地保護提高糧食產能。對嚴格保護耕地、劃定永久基本農田、推進土地整治和高標準農田建設提出了具體目標和要求。特別是在耕地保護上,提出要健全完善耕地保護目標責任考核制度,推進耕地數量質量生態“三位一體”保護,探索整治增加耕地用于占補平衡、省重大工程補充耕地省級統籌、建設占用優質耕地補改結合、耕地保護利益補償的機制和辦法。 
                  (三)保障重點項目用地需求,促進產業集聚發展。優先安排“調轉促”重大項目用地,建設用地計劃指標要保障水利交通能源等重點基礎設施、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裝備、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金融服務、現代物流、醫療教育、健康養老、文化旅游服務、傳統產業改造升級以及電子商務、生產性服務業及其他民生項目用地。對在滬深港交易所每新增1家上市公司,再次強調給予上市公司所在地政府獎勵100畝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的激勵政策。 
                  (四)創新供地政策,大力支持新產業新業態發展。依據國家規定,明確了新產業新業態用地類型、供應方式以及支持用地單位利用存量土地發展新產業的措施。鼓勵以租賃等多種方式向中小企業供應土地,積極推行先租后讓、租讓結合供應方式。支持用地單位利用存量土地發展新產業,符合條件的利用存量土地發展新產業的用地行為,在不改變用地主體、規劃條件的前提下,可繼續按原用途和土地權利類型使用土地。同時考慮到我省部分城市新的基準地價尚未出臺,為了不影響項目落地,規定市、縣人民政府要依據國家2014年發布的城鎮土地分等定級規程和城鎮土地估價規程,抓緊制訂、更新并公布基準地價。新的基準地價公布前,科教、服務、公用設施和公益性用途土地的基準地價可暫按不低于土地取得成本、土地前期開發成本和按規定應收取相關費用之和執行。 
                  (五)實行差別化政策,大力支持旅游和養老業發展。 依據國家規定進一步落實差別化的旅游和養老業用地政策。我省皖南、大別山區生態環境優美,旅游資源豐富,但同時也是經濟欠發達地區,有的還是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和國家級扶貧重點縣,更需要扶持激勵政策,支持農村發展和農民致富。為此,在《意見》中,進一步明確對于使用自然景觀用地及農牧漁業種植、養殖用地發展旅游項目的,其項目用地不征收(收回)、不轉用,按現用途管理。對在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等相關規劃的前提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可以依法使用集體建設用地自辦或以土地使用權入股、聯營等方式舉辦住宿、餐飲、停車場、養老服務設施等旅游、養老企業。 
                  (六)建立激勵機制,鼓勵盤活存量和低效利用土地。為盤活存量和低效利用土地,《意見》提出,市、縣在安排項目建設用地時,必須堅持“先存量、后增量”的原則,優先安排使用批而未供土地、閑置和低效利用的土地,并從盤活存量和低效利用土地、提高工業項目服務設施等用地比例、支持開發區轉型升級三個方面提出了具體政策措施。在盤活存量和低效利用土地上,一方面鼓勵原土地使用者自行改造、盤活。規定以協議方式取得的國有工業用地,取得出讓方和市、縣規劃部門的同意,可以改為商業、旅游、娛樂和商品住宅等經營性用途,以變更時的土地市場價格補交出讓金;規定需盤活的劃撥用地,經依法批準可以補辦土地使用權出讓、轉讓手續,按市場價繳納土地出讓價款。另一方面對于土地使用者無法盤活低效利用的土地的“僵尸企業”,規定由政府收回再盤活,并應當給予原土地使用者一定比例的土地增值收益。在提高工業項目服務設施等用地比例上,適應新產業、新業態類型、2.5代產業的發展迅猛,依據國家相關規定,進一步明確土地用途分類及其服務設施用地比例,既促進了相關產業的發展,也促進了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 
                  (七)實施特殊政策,支持貧困地區和設施農業發展。對國家和省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明確了安排新增建設用地計劃專項指標支持其建設和發展的政策。并要求市在分解下達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和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指標時,要向省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傾斜。對于國家和省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其重大項目符合單獨選址和省級預留計劃指標使用條件的,省里優先安排用地。同時還規定,對國家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其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可以在省域范圍內調劑使用。 
                  (八)強化保障措施,確保政策落實。為了確保政策落地生根,《意見》從提高認識、嚴格管理、加強指導三個方面提出了保障措施。
               
              上一篇:國務院關于合肥市城市總體規劃的批復
              下一篇:央行今年首度降準0.5個百分點
              江苏快三